无偿代驾发生交通事故驾驶人和车辆所有人的责任认定

交通事故律师 2015年2月16日评论字数 4540阅读15分8秒阅读模式

无偿代驾发生交通事故驾驶人和车辆所有人的责任认定

裁判要旨

驾驶人为了车辆所有人的利益无偿代为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所有人对车辆既具有运行支配,也享有运行利益,应承担赔偿责任。无偿驾驶人和车辆所有人之间构成义务帮工的法律关系,无偿驾驶人是否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应根据其主观过错进行判断。

基本案情

2011年10月,张某因喝酒不能开车,请其朋友郭某驾驶粤××号轿车送其回家,当行驶至某路段,遇梁某驾驶桂××号普通二轮摩托车乘搭李某对向行驶而来,郭某所驾驶车辆越过道路中心实线行驶过左侧路面,两车发生碰撞,造成梁某、李某受伤。同年11月,F市公安局N分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郭某承担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梁某、李某不承担本起事故的责任。事故发生后,李某被送到医院接受门诊、住院治疗,产生医疗费用89019元。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已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支付了医疗费10000元;郭某、张某共支付了赔偿款17000元。

粤××号轿车登记车主及实际支配人为张某。该肇事车辆已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其中有责任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有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有责任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已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内垫付了李某医疗费10000元。事故发生后,李某向法院起诉请求:(1)郭某赔偿医疗费72019元(其他损失另行起诉);(2)张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3)Y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10000元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4)郭某、张某和Y保险公司共同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郭某承担李某的产生医疗费,89019元扣减Y保险公司已支付的医疗费赔偿款及郭某支付的赔偿款,余款应由郭某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赔偿予李某。法院再审改判张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李某赔偿62019元(截至2011年12月9日李某治疗产生的医疗费,已扣减Y保险公司支付的10000元和张某、郭某已支付的17000元),郭某对上述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裁判理由

一审法院认为:F市公安局N分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由郭某负本起事故全部责任,程序合法,事实认定清楚,责任划分准确,依法予以采信。依照法律规定,对本起交通事故所造成李某的各项损失,应先由Y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各项赔偿限额内赔偿予李某;超出部分,由郭某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赔偿予李某。因李某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张某对本起交通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故李某诉请张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于法无据,依法不予支持。因Y保险公司已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内全部赔偿完毕,故Y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不再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李某主张Y保险公司应对本案承担赔偿责任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因李某住院治疗已产生医疗费89019元,扣减Y保险公司已支付的医疗费赔偿款及郭某支付的赔偿款,余款应由郭某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赔偿予李某。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张某、郭某应否对李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民法中的义务帮工是指帮工人自愿、短期、无偿为被帮工人提供劳务,具有自愿性、自主性、临时性、无偿性和劳务性等特征。首先,根据被帮工人的指示从事劳务活动,是帮工关系的一个重要特点。如果某种行为形式上是无偿帮助关系,但具体帮助行为不受被帮工人的指挥,则不能认定为帮工关系。本案中,即使张某让郭某驾车送其回家,从而发生本案交通事故,但是郭某在整个驾驶过程中并不受张某的指挥,张某并未对郭某如何完成送其回家这一行为进行具体的指示,因此郭某这一行为不是民法意义上的提供劳务的法律行为,不能由此认定为帮工关系,产生义务帮工的法律后果。其次,雇佣一般是指根据当事人约定,一方于一定或不定的期限内为他方提供劳务,他方给付报酬的情形。本案中,张某与郭某并不符合雇佣关系的构成要件。最后,张某是案涉车辆粤××号轿车的登记所有人,其将机件合格的车辆交给有驾驶资格的郭某,且郭某并不存在酒后驾驶的情形,车辆的管理、控制和使用事实上都是由郭某自行负责,张某并无过错,无需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法院再审认为,本案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F市公安局N分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明确载明案涉机动车驾驶人郭某承担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梁某、李某不承担本起事故的责任,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表明案涉车辆粤××号轿车一方具有过错。本案的关键是在机动车所有人和驾驶人不是同一人的情况下,能否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通过审查机动车所有人张某是否有过错来决定其应否承责。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适用于租赁、借用等机动车所有人和使用人不是同一人的情形。在此种情形下,所有人和使用人是分离的,所有人对机动车运行不再具有直接的、绝对的支配力,也不再直接享有机动车运行带来的利益。本案中,张某既是案涉车辆的所有人,也是使用人。从运行支配来看,虽然车辆所有人张某喝了酒,但其并非对车辆运行没有支配力,郭某是应张某的要求来代驾的,车辆运行的目的地也受张某指示;从运行利益来看,郭某驾驶车辆的目的并非为其个人利益,而是送张某回家,张某享有运行利益。因此,本案不属于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制的范畴,一、二审法院通过审查张某是否存在过错来认定其是否应承担责任属于适用法律错误。郭某是出于朋友的情分来帮忙的,不计取报酬。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的义务帮工的性质。根据该条的规定,为他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在从事帮工活动中致人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帮工人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赔偿权利人请求帮工人和被帮工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故法院再审改判张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李某赔偿62019元(截至2011年12月9日李某治疗产生的医疗费,已扣减Y保险公司支付的10000元和张某、郭某已支付的17000元),郭某对上述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律分析

广州交通事故律师认为,从运行支配来看,虽然车辆所有人喝了酒,但其并非对车辆运行没有支配力,车辆运行的目的地也受车辆所有人指示;从运行利益来看,驾驶人驾驶车辆的目的并非为其个人利益,而是送车辆所有人回家,车辆所有人享有运行利益。驾驶人出于朋友的情分来帮忙,不计取报酬,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的义务帮工的性质。理由如下:

1、无偿代驾引发的交通事故纠纷不属于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适用的范畴

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是解决机动车所有人或管理人和使用人分离时发生交通事故,责任主体应如何确定的问题。在机动车所有人或管理人和使用人分离的情况下,从运行支配来看,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对机动车运行不再具有直接的、绝对的支配力,机动车完全置于使用人控制之下;从运行利益来看,虽然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可能会收取租金,但机动车的使用情况与所有人或者管理人的收益之间没有关联性,从机动车运行中获取利益的主体是使用人。因此,在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和使用人分离的情况下,机动车使用人理应是承责主体。当然,作为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也负有必要的注意义务,例如机动车的车况、使用人是否具备必要的驾驶能力等,即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承担的是过错责任。

在无偿代驾纠纷中,典型情况是车辆所有人本身就是使用人,不存在“所有人”和“使用人”分离的情形,所谓分离,是指“使用人”和“驾驶人”并非同一主体,本案即是这种情况。本案中,从运行支配来看,虽然车辆所有人张某喝了酒,但郭某是应张某的要求来代驾的,车辆运行的目的地也受张某指示,张某对车辆具有法律上和事实上的运行支配权;从运行利益来看,郭某驾驶车辆的目的并非为其个人利益,而是运送张某回家,张某享有运行利益。因此,郭某并非案涉车辆的使用人,只是驾驶人;张某作为案涉车辆的车主,既是所有人,也是使用人,其理应作为责任主体。既然车辆所有人和使用人并未分离,故不能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通过审查车辆所有人张某是否具过错来决定其是否应承责。一、二审法院认为张某没有过错,无需承责,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当然,在无偿代驾中,也存在“所有人”和“使用人”、“使用人”和“驾驶人”均分离的个别情况。例如车主甲将其车辆借给其朋友乙使用,乙在使用过程中请其亲戚丙来代驾,因此而发生交通事故。此时,乙、丙之间并非所有人和使用人相分离的情况,两者之间的法律关系不能按照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来处理,仍应按照义务帮工的法律关系予以处理。但甲、乙之间属于所有人和使用人相分离的情况,甲是否应承担法律责任应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审查甲是否存在过错决定其应否承责。

2、车辆所有人和无偿代驾人之间构成义务帮工的法律关系

无偿代驾中,代驾人和车辆所有人(使用人)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定性,道路交通安全法及侵权责任法均未予以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义务帮工是指无偿自愿为他人提供劳务的自愿帮工活动。帮工人是为被帮工人无偿提供劳务的人,帮工人是不取报酬的,是出于亲朋好友的情分来帮忙的,被帮工人是受益人,帮工活动的结果是被帮工人获得利益。本案中,郭某之所以驾驶案涉车辆,其原因是张某喝酒后不能驾驶车辆,其目的是送张某回家,双方之间是朋友关系,完全是无偿的帮助行为,符合上述司法解释关于义务帮工的性质。

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张某是被帮工人,其是代驾活动的受益人,理应承担赔偿责任。至于帮工人是否应承担连带责任,则应根据帮工人的主观过错来决定。本案中,F市公安局N分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郭某承担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梁某、李某不承担本起事故的责任,可见郭某在驾驶过程中是存在重大过失,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从代驾者的注意义务来看,驾驶是一种存在安全风险的行为,高速行驶的机动车对自己和他人都有巨大的安全风险。因此,代驾者必须尽到高度注意义务,严格遵守交通规则,切实保护自己、车主以及第三方的生命财产安全。如果代驾者违规驾驶引发车祸而不需赔偿,不仅对于受害人来说非常不公平,而且客观上将降低代驾者的谨慎驾驶义务,给社会带来更大的风险。

3、无偿代驾的处理应考量裁判的社会认可度

民事法律规范本身就是社会基本道德的规范化,如何通过正确适用法律弘扬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是当前民事审判应充分注意的问题。民事裁判的结果不能仅仅满足于不违背法律规定,应力求全面、准确理解法律的精神和道德内涵,深入挖掘法律所蕴含的道德价值取向,使案件的处理兼顾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本案中,案涉车辆的驾驶人是郭某,发生交通事故时才23岁,赔偿能力不足,至今也未执行到位。如果代驾的受益人张某不承担责任,不仅受害人难以接受,也将打击无偿代驾人的积极性,不利于弘扬人们之间助人为乐的传统美德,社会上对此判决的接受程度亦不高。

 


备注:欢迎交通事故法律咨询,本文摘自《民事审判参考与指导》第57辑。(执笔人: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 王友祥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 秦 旺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 黄 维)

相关文章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2月16日
  • 除特别注明外,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仅用于学习交流分享,转载请务必保留原作者等信息。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